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导流型容积式水加热器 >
观察丨天津“老重机”为何玩起了“大数据”?
发布日期:2021-07-17 21:1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北辰区津榆公路,有一家名为天津江天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这里曾是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全国八大重型机械厂之一——天津市天重江天重工有限公司。如今原址将建起“环京大数据产业天津基地”,规划建设4万个机柜,并已列入天津市重点项目库。

  “从钢铁企业到数字中心新基建,两个产业看似很遥远,但企业最终还是实现了转型,这背后有很多因素,也是一段曲折的过程。”江天数据总经理张健说。

  这可能是很多人的疑问,因为这两个产业确实有点不挨着。不过,这样的结合,是有先例的。

  放眼全国,宝钢、杭钢等钢铁巨头在转型时,都将目光瞄准IDC数据中心业务。

  IDC——英文Internet Data Center的缩写,是指包括服务器托管、互联网接入、数据存储计算通信等在内的IT基础设施服务,是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应用必须的“新基建”。

  “像快手、抖音,它们需要本地存储、本地运算;还有游戏产业、金融业等等,都需要数据中心支持,它是新基建的重中之重。”江天数据IDC建设部总经理薛成林说。

  那么,钢铁企业转型,为何选择数据中心?江天数据总经理张健说,二者之间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是在电力上,钢铁行业是高耗能用电大户,数据中心仍然属于用电大户。天重江天重工拥有一个220kV变电站,充沛稳定的电力供应是我们的优势。

  其次,数据中心也是重资产运营,环京大数据产业天津基地投资超过60亿元,涉及固定资产投资、资金运营、融资贷款等方方面面,如何经营好这么大体量的企业?作为钢铁企业,这方面我们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也由此确定转型路径。”

  就在今年2月底,本市发布《天津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21—2023年)》,其中就提出推动数据中心高质量发展,引导数据中心合理布局、集中建设。

  《方案》在今年出台,产业布局谋划在此之前就已经清晰,这也使得江天数据在递交项目方案后,很快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复,在环评、能评等审批上,都实现了提速。

  说到这儿,张健有些感慨:“虽然说有各方面的支持,但对于这家钢铁企业,从整体退出到实现新生,整个过程确实非常不容易。”

  在江天数据门口的大理石基座上,还清晰地刻着——天津市天重江天重工有限公司。“天重江天重工”,正是江天数据的前身,更早可以追溯到1958年成立的天津重型机器厂。

  天津重型机器厂是当时全国八大重机厂之一,专门生产重型装备、船舶配套、矿山机械。2006年,与民营企业江天实业重组成立天重江天重工。

  江天数据能源发展部部长孟庆利,曾经是天重江天重工生产管理部部长,从2007年开始,他和企业在钢铁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

  “整个行业起起伏伏,企业经营跟着有好有坏。行情好的时候,客户想订货,得提前好几个月就把预付款打过来。”孟庆利回忆,“特别是2015年行业最低谷之后,2016年市场开始好转,一吨钢材从1500多块涨到3000多块/吨。只要能挺过2015年,后面几年一直到现在,钢铁企业都不愁过日子。”

  但是,随着近年来生态环保意识不断增强,钢铁粗放的生产方式对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纵观当时天津整体钢铁产业,7家大型钢铁企业加上各类中小型企业影响着全市环境空气质量状况。孟庆利清楚记得前些年冬季严重的“雾霾天”。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天津优良天数仅为209天。

  也正是2017年,中央环保督查工作启动。2018年,天津全面启动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针对钢铁冶金产业,提出了治理破解“钢铁围城”的任务目标。

  天津市工信局生物医药处处长李学杰,曾任原材料工业处处长,是天津破解钢铁围城任务的主要参与者和见证者。说起这项任务,他认为这里有多重意义:

  “治理钢铁围城也叫钢铁行业结构调整,是我们落实习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举措,是落实中央环保督察的具体行动,也是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步骤,使产业高质量发展。”

  2018年下半年,公司正式接到通知,孟庆利说,这是大伙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整体退出”是什么意思?他解释:“就是在这座城市里,你不能再干钢铁这一行了!”

  整体退出,影响最大的还是职工的利益,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从零开始。

  “职工自己去找工作,要重新应聘,天津就这几家钢铁企业,难度很大。如果换个行业,那就是重头开始。”孟庆利说。

  企业要没了,心气也没了。同样前途未卜的孟庆利坦言,那时自己也有很多不解,给职工做工作时,他都觉得底气不足。

  为此,天津成立专项工作组,深入企业,详细解释政策,解决职工难题。针对大家最关心的再就业问题,市工信局会同人社局等部门,现场举行招聘会。李学杰说:“想继续在这个行业工作的,我们会联系其他钢铁企业过去上班,还有各类公益岗位。”

  “有一次职代会,老板准备了好多材料,本来是想给大家做思想工作,可还没说几句话,就哽咽了。”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孟庆利也有些激动,一时说不出话,“沉默了好长时间,老板把材料一放,告诉大家,工龄计算、各种补偿‘就高不就低’。国家政策有的,咱们有;没有的,只要是能提出来的,咱也有。”

  天重江天重工有近3000名职工,除少部分职工继续留在新企业,还有超9成需要安置。经过多方努力,这些职工都得到妥善安置,这也成为公司顺利整体退出的关键。

  2020年9月22号,天重江天重工烧结机停止上料、高炉停止送风;2020年12月30号,主要设备的风机、水管路完成拆除,不再具备复产能力。这一刻,也标志着企业正式退出钢铁冶金行业。

  从2017年到2020年,发生巨变不仅是天重江天重工,它所在的城市也在经历阵痛。

  近几年,天津抛弃数字包袱、速度情结,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拉开转型升级大幕。下大力气调整产业结构,市域内钢铁产能从2539万吨压减到1505万吨,累计关闭2.2万家散乱污企业,“钢铁围城”、“园区围城”破解任务基本完成。

  “冶金、石化、轻纺等传统产业产值占比比‘十二五’末降低10.7个百分点,偏重偏旧的产业结构明显改善。”市工信局局长尹继辉表示,“这是一个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过程,过程极其艰难,但为高质量发展腾出了宝贵的空间。”

  在退出过程中,公司就在考虑下一步的规划。当时的选择有很多,也包括离开天津。

  “我们考虑过还做钢铁这一行,可以转移到其他有钢铁产业需求的城市,还想过在海外投资设厂。”张健说,公司管理层为此犹豫徘徊过很长一段时间,最终经过审慎考量,这些方案都被否决了。

  “整个中国钢铁产能已经过剩,再做一次重资产投资,回报率已经不能和十几年前相提并论。而在海外投资,汇率、安全等风险太大。所以我们最终决定,还是扎根熟悉的天津,探索转型新路径。”

  随后,公司选择IDC数据中心产业,江天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应运而生。在谋划布局具体项目过程中,大家发现,发展数据中心,不仅有政策支持,更有产业支持。

  一般来说,数据中心要建在互联网、大数据、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产业聚集、产业链完整的地方,这样能够为上下游客户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现在的天津,正符合公司新的产业发展需求。

  过去几年,天津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不断增强产业创新能力——紫光云、360、TCL、联想、麒麟等企业总部落户天津;华为鲲鹏生态、阿里巴巴天津中心、科大讯飞北方声谷、中电科新材料等一批标志性项目相继落地,以智能科技产业为引领的现代工业体系正在天津逐步建立。

  今年3月,江天数据投资60亿元的“环京大数据产业天津基地”一期项目举行奠基仪式。

  虽然依然负责能源、发展等,但由于产业领域发生变化,新的工作环境,让他有了强烈的对比感。

  “钢铁行业大出大进、流程粗犷。数据中心投资规模不变,但用人少、智能化程度高,使用的是节能环保的能源供应方式,实现绿色生产。最近这几年,天津的蓝天白云天数有了明显增加,这里边有天重江天重工做出的巨大贡献。”

  根据市环保局最新数据,2020年全年,天津市优良天数达到245天,比2017年增加了36天,重污染天数较2017年减少12天。

  在今年举办的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上,江天数据与国电投、华为、紫光等行业龙头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为天津的城市数字化建设搭建产业平台。

  未来五年,江天数据将在京津冀地区部署10万个机柜,这样的体量放眼整个区域,可以进入行业前三。

  “过去几年,我们和天津同呼吸、共命运,在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企业完成了从‘老重机’到‘“新基建’的转变。”张健说,“天津制定了制造业立市的目标,相关产业还会继续创新升级,机遇叠加,我们愿意和天津相互扶持,共同成长。”财经早资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中国邮政提速主www.aj5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