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中国小镇】古家具小镇:古风新韵两相宜
发布日期:2021-07-22 00:35   来源:未知   阅读:

  央广网宁波10月31日消息(记者张棉棉 曹美丽)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全国三分之一的电吉他,全球三分之一的袜子,全球八成的中高端小提琴,全球市场近一半的微波炉转盘……你可能想象不到,以上的这些记录其实都是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镇创造出来的。小镇为何能迸发大能量?中国之声特别策划《中国小镇》,31日推出《古家具小镇:古风新韵两相宜》。

  天元古家具小镇位于浙江宁波慈溪市周巷镇。凭借收购整修古旧家具等,这个小镇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步,经过半个世纪的沉浮,逐渐成为全国最大的古旧家具集散地。小镇现在有加工经营企业逾40家,从业人员达5000多人,汇聚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形成了一条集修复、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家具产业链,每天有10多个集装箱运至世界各地。

  今年37岁的张旭家住浙江宁波慈溪市周巷镇的天元古家具小镇,叮叮当当的打造红木家具声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街坊邻里各家各户相约着去收购古旧家具。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周巷人最擅长的就是“无中生有”。18岁时,他也开始跟着父亲走南闯北。

  “我们这边也没有像北方的省份那样物产丰富、土地辽阔,我们这边什么也靠不到。他们也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跑到外地做起了这个生意,后来形成了一个带十个、十个带百个的情况,逐渐就形成了我们古玩市场和古家具产业。”张旭说。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些古旧家具出口的版图不断扩张,周巷的生意人们开始试着制作仿古家具。张旭的父亲张友良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也是在那个时候,天元古家具小镇开始真正起步。他说:“那个时候(一般人上班)工资才两三百块钱,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十几万块钱一年。(当时)没有私家车,我们出门就打的,去玩、去吃饭。”

  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原来的很多国际买家资产缩水,对高价位的中国古旧家具需求也在变小,盛名之下的古家具小镇开始逐渐滑坡,生意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国际市场疲软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张旭这样的家具商人们也意识到,设计的雷同、技术的落后、选材的单一,也在制约着小镇的发展,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张旭:需求量也小了,供需关系也不一样了,还有就是,实木发到国外,(由于运输过程中的)热胀冷缩,到了那边反而没有样子了。

  怎么让古旧家具业焕发出新风情?小镇的家具商们在摸索中探求,逐渐走出了一条集修复、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家具产业链,好几个龙头企业从中诞生,这里也成为国内最大的古旧家具集散地。目前,小镇中加工经营企业逾40家,2021江苏常熟市教育系统招聘中小学。收购户200多户,从业人员达5000多人,汇聚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大的规模以上企业4家,年总产值在4亿元左右,每天有10多个集装箱运至世界各地。

  “无论你家里什么风格,都能融进去我们1~2件产品,因为我们不认为我们的风格能让一户家庭都买我们的产品。”

  说线后赵吉,他和父亲一起经营着一家家具城,并且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国外留学归来的他,虽然从父辈手里接过来古家具的生意,可是他创立的全新家具品牌,已不是传统的古家具,而是让现代与传统、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碰撞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火花。

  赵吉说:“我们自己开发设计款式,每年更新300个款式,然后老外自己过来挑我们的款式下单,而不是他给我们图纸我们代工。这个是老榆木加上铁艺,我们主要擅长材料混搭,老榆木有非常自然的质感,比较环保,来自于老门板,就是淮河以北的北方的一些门。”

  一样的家具,却不再是原先的感觉。在原来的工艺基础上,有了设计在其中,突出环保的全新理念,走欧美时尚家具路线。更重要的是,设计、选材都按照世界各地的不同客户需求来完成,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打差异化。赵吉说:“我们自己也要做跨境电商2C的,比如像这种边柜,在亚马逊上面基本上要卖2000美金左右。我们属于品牌出海,自己比较强大,不是拼价格的产品。”

  目前,赵吉的家具品牌年外销出口额可以达到1500万美元左右,通过线上销售的内销产品则可以达到两三千万美元。

  不同于混搭式风格,另一位家具工厂的负责人赵建定和合伙人陈春耕依然坚守着传统仿古家具的生产制作,但在整体工艺流程和设计理念上开始有所突破。比如将传统古家具的设计外形移植到今天,但又结合了当代人的审美需求。陈春耕用一个词来总结——“化繁为简”,他说:“很多都是颠覆传统的,像书柜这些东西,非常简洁,是根据现在的审美观念,迎合现在年轻人的需要做出来的,都是很有味道的。”

  但不管是什么风格,在赵建定看来,从选材到设计,再到手工雕花,层层手续一个都不能少,唯有将传统的手工技艺发挥到极致,产品才能真正在市场上立足。他说:“反正不管做一件还是两件家具,最起码要50天以上周期,一个椅子最起码也要四五十天。全部是榫卯,先开料,然后做木工,木工做完以后做雕花,雕花以后再做木工。”

  十几岁来到小镇做木匠的张南城则走了另外一条路。现在他除了将古旧家具收购再卖出,更多是在中间环节对这些已经十分稀少的古旧家具进行修缮与保护,赋予古旧家具新的光彩。

  张南城:其实也是文化传承,总要给它保护起来。老的东西花纹是好的,烂掉的多,我把它拆过来了,我自己给它做一个亭子。

  张南城:做亭子特别有成就感。前两年(有一天)做好了,我晚上自己坐在工地上,说实话这个感觉真的是好。就是变废为宝。

  刚刚过去的这个“十一”国庆长假,古家具小镇又成了人气高地。在一家晚清时期典型的江南居民风格的徽派小院子门外,很多游人流连忘返。工作人员介绍:“因为原来的古旧建筑基本上都是榫卯结构的,是可以拆卸的。拆卸完以后,每一个柱子、梁,包括上面、下面的石板,都是按照原来的位置,一模一样给拍回去的。”

  周巷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叶曙明说,小镇通过发展文创文旅项目,目前已经通过了景观评价,正在开展AAA景区创建提升,未来的古家具小镇不仅仅要有自己的经济名片,更要有自己的文化名片。

  “在这里,你既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之美,又会惊叹于文化催生的巨大生产力。现在,我们还在古玩家具产业的基础上,融入婚庆服务、休闲旅游和文化创意,让传统家具产业释放出更大的经济活力。”叶曙明说。

  中国之声特别策划《中国小镇》,29日推出《多肉小镇:小而美的绿色崛起》。

  全国三分之一的电吉他,全球三分之一的袜子,全球八成的中高端小提琴,全球市场近一半的微波炉转盘……你可能想象不到,以上的这些记录其实都是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镇创造出来的。小镇为何能迸发大能量?中国之声特别策划《中国小镇》,27日推出《吉他小镇:用声音征服世界》。

  全国三分之一的电吉他,全球三分之一的袜子,全球八成的中高端小提琴,全球市场近一半的微波炉转盘……你可能想象不到,以上的这些记录其实都是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镇创造出来的。小镇为何能迸发大能量?中国之声特别策划《中国小镇》,31日推出《古家具小镇:古风新韵两相宜》。www.br4d5.com.cn